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东方心经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心经》之约(组图

时间:2017-09-08 13:05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近来在书法界,《心经》成了许多书家乐于书写的内容。究其原因,喧嚣浮躁的社会中,很多人渴望内心的清凉和,而读《心经》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杨炳云先生近几年以《心经》为书写对象,他把《心经》作为一项课题来研究,一改原有的笔走龙蛇、酣畅淋漓,而是选择《集字圣教序》平淡静穆的风格,做到了与书风的和谐统一。日前,杨炳云先生撰文记述了他与《心经》结缘的经过,读其文,赏其字,感觉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—如饮甘泉,无上清凉。杨炳云

  晨四时许,万籁无声。大来,心爽神清。一如往常,沐手展卷置砚,默诵书写《心经》。叹,泽,庆身魂得净。

  神州与佛结缘已久,备受眷惠。世传佛教经、律、论,卷帙浩繁,然流布最广、影响最大者,当属《心经》。自唐以降,《心经》最通行的为玄奘译本,全称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。天竺十七载,玄奘历谒名贤、叩询请益、遍寻梵本,终得。贞观十九年携经而还,受唐太钦重,赐号三藏,居皇室翻译,历十年,译经论75部1335卷,著述思想,震烁古今,光耀千秋。其中《心经》尤为所共崇。它文约义丰,简括切要,蕴藏着无上的智慧,亦蕴含着精持的,被誉为经中经、咒中王。全经仅一卷,计260字。字数最少,却含义最深、传奇最多,在传教三藏中地位殊胜,是最基础、最核心的一部,为六百卷大般若经的心要和精髓。

  《心经》读来虽易,理解实难。然并未影响其在佛教各派中广受推崇,因而弥法弘远,风行天下。为求真谛,古人对其释义文字达百万之多,今人讲注更是不计其数。历代帝王将相、高僧、文人墨客向有书写《心经》以备参研、珍藏、刻碑、之习,竟成风尚。佛教典籍中,关于抄写、持诵《心经》而得、增福慧的故事亦比比皆是,堪称中国佛教文化之大观。

  玄奘所译《心经》,被载入《集字圣教序》。这部由唐太作序、太子李治作记的行书碑刻,现存西安碑林。据传,此碑由唐太李世民钦点,书法圣手自王羲之真迹中摹出,为历代书家追捧,是学习右军行书的最佳范本之一。明代王世贞盛赞此碑:“备极八法之妙,真墨池之龙象,兰亭之羽翼也”。

 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曾在额济纳旗(古居延)、敦煌司职部队文化工作十五载。良机,有幸观瞻了一定数量的汉简牍及晋唐经卷,古人的神笔妙韵,深刻于心。可惜的是那时大势不允,无缘对佛教这一文化瑰宝近涉求知。后,古典、教、中外文化交融辉映,得以继承。耳濡目染,心又戚戚。出于对中国书法文化的敬恭,曾多次登泰山,临写经石峪《金刚经》石刻,也曾灯下熬油,拜临唐人写经楷书经典《灵飞经》及孙过庭章草《佛遗教经》……不断从佛教书法精品中汲养充电。写《心经》虽是近几年的事,却一发不可收。初书《心经》,曾先后尝试真草隶篆多种书体,亦曾寻古探幽、临摹多家名作,但均不称意。后经洗砺,潜心揣摩,渐有,深觉还是用《集字圣教序》书体更为适宜。《集字圣教序》“心经”篇,静穆疏朗、大雅平淡、清爽圆畅,更能体现禅义。于是乎,细研笔耕,勤奋有加。偶有顺心差强之作,常为之振奋,遂集刍荛,小厅试展。但心有忐忑,特请来业法、亚龙诸君点评,得其衷恳。至此更为用心,深匿斗室,去浮弃躁,走进书法之“心经”。不为创新,只求入旧入古。

  《心经》是神秘的,更是神圣的。不必为不能详释而困惑,只须意会。无论是诵心经、书心经,还是刻心经、挂心经,都能得无上;也无论钟鸣鼎食之家,抑或瓮牖绳枢之户,均能得其福佑。如此,足矣!

  龙年耳顺,曾为灵岩寺大雄宝殿书写一联:真实不虚大慈悲度一切苦恼;意识空色相现五蕴。能算《心经》诠释否?

  黎明,书毕,收笔起身。简装布履,低吟“竹杖芒鞋”,阿黄乖巧随后。山迤逦,拾阶而上;东方破晓,曦晖浴身。历山晨钟悠响,佛诵经声远:

  杨炳云,1952年生,山东无棣人。现为济南市书法家协会、蔚蓝画院执行院长、书法家协会顾问、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