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东方心经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饶颐: 一个人在如何正确安顿好自己这是十分要紧的

时间:2017-09-08 13:04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字伯濂、伯子,号选堂,又号固庵,广东潮州人。著名国学大师,中文大学、南京大学名誉教授,西泠印社社长。其学问几乎涵盖国学各方面,均取得显著成就,还精通梵文。代表作《敦煌书法丛刊》《殷代贞卜人物通考》《词集考》等。2013年被授予“世界中国学贡献”,2014年9月获得首届“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”。

  他与钱钟书并称为“南饶北钱”,与季羡林并称为“南饶北季”。他达古通今,学贯东西,在学问的天地里,硕果累累。他就是著名国学大师饶颐。

  有人说:“他有三颗心,第一颗叫好奇心,第二颗叫孩童心,第三颗叫自在心,一颗比一颗高”。持着这三心,饶颐在智慧的求索中执著,而不为执著所累。凤凰网称他为“生命智慧的百科全书”,并在今年7月举办的2014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上,授予他“国学终身成就”。

  对于饶颐这个名字,相信许多人都不陌生,特别是在那些炫目的头衔之下,似乎有种的意味,而盛名之下,饶颐对于中国文化究竟意味着什么?

  作为当代著名历史学家、考古学家、文学家、家、翻译家、教育家和书画家,他通晓英、法、日、德等多国语言文字,还精通梵文、巴比伦古楔形文字等“”。他的学术研究涉及文、史、哲、艺各个领域,诗、书、画、乐的造诣也极为高深,学贯。

  钱钟书说他是“奇才”,季羡林说“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颐”,金庸说“有了饶颐,就不是文化沙漠”,国外把他誉为“东洲鸿儒”、“汉学泰斗”、“东方达芬奇”,国内更称呼他为“第一国学大师”。

  对于各种,九旬饶老淡然一笑,“呵,大师?我是大猪吧(潮汕话里, 大师 与 大猪 谐音)。现在 大师 高帽满天飞,太多了。其实大师原来是称呼的,我可不敢当。”

  白发白眉,颜容清癯,却如老顽童般有趣。无论身处何种场合,说到动情处,他总是眉发,笑声抒怀,意味深长,“我不带徒弟,我干嘛要让人辛苦?我自己自己就够了,不想让别人辛苦,做学问真的很辛苦。”

  尽管辛苦,他依然做学问,一做就是八十多年。饶颐的一生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就是“有神力相助”。从小,饶颐便有“神童”之称,家中虽是当地首富,但父亲一直于学问的追求,这也影响了饶颐后来学问之道。

  “我家以前开有四家钱庄,在潮州是首富,按理似乎可以造就出一个玩物丧志的公子哥儿,但命里注定我要去做学问,我终于成了一个学者。我小时候十分孤独,母亲在我两岁时因病去世,父亲一直生活在沉闷之中,但他对我的影响很大。我有五个基础来自家学,一是家里训练我写诗、填词,还有写骈文、散文;二是写字画画;三是目录学;四是儒、释、道;五是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。”

  饶颐说,家学是做学问的方便。要做成学问,“开窍”十分重要,要让小孩心里天地宽广,让他们充满幻想,营造自己的世界,同时要注意引导他们少走弯。

  “做学问是文化的大事,是从古人的智慧里学习东西。”饶颐朝夕沉浸于父亲数以十万计的藏书海洋“天啸楼”中,每天与书为伴,与诗为偶,16岁开始便继承先父遗志,续编其父饶锷的《潮州艺文志》,这成为他踏入学术界的第一步。

  大屿山有一游览胜地,38株巨木镌刻着斗大的《心经》全文。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户外木刻心经简林,是饶颐2002年创作的,他说,要为智慧。

  “无挂碍中的 挂碍 ,是指自己造出来的障碍。现在的人太困于,其实是他们自己造出来的。”

  饶颐曾写过一句广为人知的诗,“不磨意,中流自在心”,以表明自己的人生态度和追求。“我是弹古琴的。有一次,我和学生在海上弹琴,作了两句诗。 不磨 ,就是中国人讲的 不朽 ,中国人讲 朽 ,即立德、立功、立言。”

  “这个 自在 ,是佛教的话。我写心经简介,第一句就是 观自在 , 自在 ,就是像观世音一样。 中流 ,在水的中央,说明有定力,有智慧,有,有六个波罗蜜(即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、禅定、智慧,佛教认为行者到达彼岸的无上),就是要保持一种自在的心,是一种境界。”

  大学饶颐学术馆前矗立四个大字“慈悲喜舍”,也蕴含着他对的一片悲悯。

  “我对人类的未来是悲观的。人类自己制造各种,制造恐怖,追求各种东西,变成物质的俘虏,地球资源不够,还要到火星去,最终是自己自己,人类可能要回到侏罗纪,回到恐龙时代。全球化同时意味能源消耗、恶化,大自然正在惩罚人类所造成的。”

  季羡林曾“天人合一”,饶颐则更进一步,提出一个新概念“天人互益”,“一切事业,要从益人而不是损人的原则出发和归宿。”

  “我提 天人互益 ,是以《易经》 益卦 为理论根据的。我们如果要大展鸿图,不是光说说而已,而是要展开 大作为 ,或许可以达到像苏轼所说的 天人争挽留 的境界。

  我们要从古人文化里学习智慧,不要 天人互害 ,而要制造 天人互益 的,朝 天人互惠 方向努力才是正道。”

  关于人生哲学,饶颐曾提出“安顿说”。他认为,“一个人在,如何正确安顿好自己,这是十分要紧的”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大,饶老已不再没日没夜地钻研学问,他也开始进入海德格尔所说的那种生活,“人,当诗意地栖居”。

  饶家位于跑马地,在赛马日从阳台望下去,可一览骏马竞逐英姿。饶颐常在躺椅上看着,当休闲节目。他现在甚少出门,几乎不应酬,每天清晨四五点醒来,写字、看书、做研究,然后睡个“回笼觉”,中午就到附近一个潮汕饭馆用餐。

  “我是每天坐在葫芦里。”饶颐笑道。他引用元代诗人的一句话:“一壶天地小于瓜。”他在自己的天地里,清静达观,身心愉悦,自然长寿。

  “我从14岁起,就学 因是子法 ,早上会沐浴和,然后散步,晚间九时必宽衣就寝。”

  “古人说 读万卷书,行万里 ,身体不好怎么行万里?因为有了强壮的身体,为了研究一个问题,我可以跑到发源地去考察。1962年,我第一次跑去莫高窟,当时很艰苦,但是乐趣无穷,因为我亲自印证了我所知道的东西,而且受此,又有新的问题产生了。研究问题要穷其源, 源 清楚了,才能清楚 流 的脉络。”

  令人的是,如今已97岁高龄的饶颐并没有忘记肩上的重担,仍在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奔走呼吁。曹操的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,恰好可以用来形容饶老毕生求索、重现国学经典的学术情怀。

  王国维在《词话》中说,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经过三种境界。饶颐在为人修学中也有自己的“三境界”:“漫芳菲独赏,觅欢何极”为第一重境界,意为在孤独里思考和,上下求索。“看夕阳西斜,林隙照人更绿”为第二重境界,“日愈西下,则其影愈大”,饶颐认为这是一般人不愿进入的一重境界,因为一般人的都向外表露,既经不起孤独寂寞,又不肯让光彩受,只是注重外面的风光,而不注重内在,他们看不见林隙间的“绿”。其实,越想光彩,就越是没有光彩。“红蔫尚伫,有浩荡光风相候”为第三重境界,意为无论如何都要相信,永远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在等候自己,只有这样才没有烦恼,自主人生,自成境界。

相关推荐